译选影摄本日

weibo.com/rbsyxy
wx: rbsyxy

川田喜久治 摄影展报道节选 (2008)



「原爆圆顶馆」1962年 (c)KikujiKawada

从自称被爆者1号、站在游行队伍先头的K氏自宅看到的原爆圆顶馆。右边垂下的是千纸鹤

 

 

川田喜久治さん是日本代表性的摄影家之一,职业经历已超过50年。本次摄影展是这位摄影家首次回顾自己早期的作品。从投稿摄影杂志的高中时代,历经周刊杂志的摄影师,VIVO同人,直到摄影集「地図」(1966年刊)发表以后,从拍摄于这15年间的作品中进行了筛选。

 

但是,这次作品展并非回顾展。

 

「摄影不仅是过去的记忆;对未来的记忆也潜藏其中。能同时体验到既视感与未视感的时候,摄影会投来真实的image」川田さん如是说。

 

作者从自己过去拍下的负片中探寻普遍性,将其image再现于inkjet printer。这个空间能感受到他持续作为第一线表现者的「现在」。

 

  


川田喜久治氏。1933年生于茨城県

 

  

从拍摄并积攒下来的照片中看到主题

 

川田さん出门总是带着相机,每天多少要拍点什么。他笑说「如果不拍照达到3天,会感觉那以后就再也没法拍了」。日日的摄影乃是川田さん的作家活动的基本。

 

「最初并没有什么特定拍摄目标。比如走在街上的时候就只是走。然后把嗅觉、视觉产生了反应的东西拍下来。就像狗一样」

 

拍的东西积攒到一定程度了,就能从那些照片中看出自己瞄准的是什么,自己关心的是什么。然后以此开始作品的制作。

 

「但重要的是,自己感兴趣的现场一定要亲身去处于实地。因为有些东西,你不实际到场就没法知道,不在现场就没法感觉到。然后,一个主题从开始到完成大概要花5年左右」

 

2001年9月1日,東京・新宿的歌舞伎町的杂居大楼发生了火灾。这是一次出了44名死者的大事故,川田さん就实际到了现场。

 

「没有什么具体的道理,单纯的被某种东西吸引了。那时用能16张连拍的尼康COOLPIX拍了照片。能把动作重叠在一起的感觉记录下来的表现让我感到很新鲜,后来就成了2001年10月发表的『ユリイカ Eureka 全都市』The Complete City」

 

 

■low key的照片居多的缘由

 

川田さん毕业于立教大学后,1955年,进入新潮社,翌年,担任新创刊的週刊新潮的照片页拍摄。当时拍的若干从未在周刊志发表过的街拍照也展示在这里。

 

「我曾在编辑会议上提议过,应该在周刊志上刊登这种街上的snap(快照)。当时Life提倡『human·interest(人情)』,我引用这个跟编辑长说,若能捕捉到人类之普遍性,摄影必能长存,这么游说他。那个公司属于文学沃土,不怎么懂摄影,但那个说法似乎很合其心意」笑。

 

我带了high key的照片过去,那个编辑长问「这是下雪了吗」。

 

「听他这么说,我心想下次我要把照片搞成全黑的给你看。于是,我的照片就变成这样了。就因为这点小事摄影家的风格就会转向啊」他开玩笑的口吻说到。

 

在以low key的表现给人留下强烈印象的「地図」中,他不满足于普通(normal)的表现,用微型复印用的胶片「mini copy」把照片重新翻拍了一遍。

 

「我不想通过提供细节,给观者留出各种想象空间(image)。为了尽量减少信息量,我选择了只留下highlight (高光)和shadow (阴影)的表现」

 

 


「東京台風」1958年 (c) Kikuji Kawada

 

 

(略)

 

 

2008



原文

http://dc.watch.impress.co.jp/cda/exib/2008/11/20/9670.html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译选影摄本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