译选影摄本日

weibo.com/rbsyxy
wx: rbsyxy

其实是报道系——梅佳代 对谈节选 (2009)

(前略)

 

 

 

第3回 报道

 

(前略)

 

梅:

    嘿——。

    啊,莫非,你是「骚动围观系」?

 

阿尼:

    骚动....?

 

梅:

    「骚动围观系」。

    我也蛮这样的。

    喜欢骚动,或者,

    比如说河里突然挤满了鱼,之类的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河来着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啊——

 

糸井:

    是有这么个事。

 

梅:

    然后,还有,

    比如兔子骚动之类的。

    是不是荒川来着,

    流浪汉养了很多兔子,

    然后河堤冒出很多兔子洞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唔唔。

 

梅:

    有过吧。兔子骚动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就是说,如果出现那种骚动,

    梅佳代就会出动是吗。

 

梅:

    对对对。

    可以的话是全部都想去的,

    但实际上,有时候不知道在哪儿,

    有时候又太远,

    没法全去到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是呢。说是荒川,

    谁知道是荒川的哪片呢。

 

梅:

    对对。

    还有,叫啥来着,

    骚动的元祖,那个

 

阿尼:

    arazashi。

 

梅:

    arazashi,arazashi。

    goma酱,啊不对....tama酱!

 

阿尼:

    tama酱,拍了吗?

 

梅:

    遗憾,没拍到。

    然后,ressa-熊猫,fuuta,

    都觉得应该去,

    都还没去呢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就是说,还是想拍那些骚动之类的,

    或者新闻现场之类的东西吧。

 

梅: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因为我从基本上讲,是报道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,报道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报道(笑)?不是骚动?

 

梅:

    报道。

    这本(『うめめ』)也是,

    这本(『男子』)也是,

    是报道系。

 


 

阿尼: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报道吗。

 

梅: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这个,是报道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样啊。

 

梅:

    所以,现在也是,

    现在我说话,

    是作为报道摄影师在说话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样子啊。

    梅酱,是做报道啊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是的,是这样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确实,有,那种感觉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是。

 

 

 

第4回 批判

 

糸井:

    作为先出了摄影集的

    职业摄影师,

    不会把阿尼桑的摄影集贬得一文不值吗?

 

梅:

    诶?一文不值吗..

 

糸井:

 

    比如像「就这个程度的东西啊,差的还远哩——」。

 

梅:

    哎呀,应该不会吧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没有,这也是为了他本人的修行,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哦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虚心受教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哪里哪里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「我可是这一条路走到黑的,

    你,你觉得你能放弃音乐,

    靠这个活下去吗?」

    就像这类话,我觉得借这个机会,

    杠杠说给他听比较好哦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拜托了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不过啊,比如对焦之类的东西,

    可能不说比较好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,对焦之类的,

    我也还,基本上,在学习中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「对焦学习中」(笑)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我也是「对焦学习中」(笑)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对焦以外的,

    不能给他说点什么吗。

 

梅:

    哪里哪里,哪有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不不,我这是认真的,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个不是阿尼桑,

    而是后辈的摄影师之类的,

    跟你说「请看看这个。

    请您指教提些意见」,

    那你是没法默不作声的吧?

    你是前辈,得说点什么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啊,作为前辈啊。

    哎呀,不过,我,

    比阿尼桑岁数还小呢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跟那个没关系的嘛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跟那没关系嘛。

 

梅:

    没关系吗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一行,靠的不是年纪。

    这是靠球棒一根闯天下的世界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对对。

 

梅:

    球、球棒一根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不管怎样,一定要说点什么。

 

梅:

    这样....啊....。

    嗯...我,的话,

    要说跟自己的摄影之间的不同,

    我每次做书的时候,

    牌匾之类的,标识之类的,涂鸦之类的,

    这类「语言文字」的东西

    尽量不会放进书里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啊,嗯嗯嗯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然而,阿尼桑的书呢,

    基本净是「语言文字」呢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哎呀,不过,就是说,

    不是说哪种好哪种不好,

    嗯..怎么说呢,啊,知道了,说白了还是那个,

    我到底还是有当做报道去拍照的成分。

    但这本书,不是报道吧?

 

糸井:

    怎么样呢?

 

阿尼:

    不是报道。

 

梅:

    哎呀,不过,要说出这种话,

    搞不好会被真正的报道摄影师

    扇耳光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不过,先不管一般意义上

    所谓报道是什么,

    作为梅酱来讲,

    是当做报道来拍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对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个(『うめめ』)

    是报道吧?

 

梅:

    嗯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嗯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个(『ブリングザノイズ(bringthe noise)』),

    不是报道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嗯,对。

 

梅:

    所以说,可能,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有很大不同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是什么呢,这个不同的根源。

    美学意识?

 

阿尼:

    怎么样呢(笑)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,不过,我觉得是的。

    要说美学意识反正也行....嗯....

    啊那个,这本书,是出自内侧的。

    我,是在外侧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唔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,真有可能。

 

梅:

    我是站在外侧拍照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啊啊——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个,决非,在批判的意义上。

 

梅:

    完全没有批判的意思!

    我觉得一个人拍他想拍的东西,

    这是谁都不能批判的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唔,唔。

    ....不过啊,梅酱,

    今天,我啊,比起这种

    谁都没法否定的着实正确的大实话,

    我更想听的是批判啊。

 

梅:

    诶?!

 

阿尼:

    诶?

 

糸井:

    我就是想看看,

    梅佳代,把这种新人摄影集,

    批的体无完肤的场面呢。

 

梅:

    噫——这人,来真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这么有趣的人,

    出了这么有趣的书,

    让我们把谈话也搞的有趣点嘛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梅:

    我本来就不擅长批判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平时也从不?

 

梅:

    嗯..也不是说不批判,

    怎么说呢,嗯,

    别人的事情,我都无所谓....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啊啊——。

 

梅:

    可能这么一说,

    这话就没法往下接了;

    可能就觉得,那人想拍的话那就拍呗,

    这东西可能就是那么回事的吧,

    没有任何可插嘴的地方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啊,这么回事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原来如此啊。

    不过,搞不好,

    这种姿态才是最大的批判呢?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是在说

    「原来他想拍的就是那些东西啊——?」

    

梅:

    啊啊——这样啊,可能是吧。

 

 

 

第5回 VOW

 

糸井:

    刚才你说,自己的摄影集

    尽量不放牌匾、标识等「语言文字」是吧?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是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那是有什么具体理由吗?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啊,嗯..怎么说呢,

         可能会太像「搞笑照片」,或者说

         感觉会被人误解。

         嗯....打个容易理解的比方,

         容易变成

         VOW(杂志宝島曾经很有人气的投稿栏目)

         那样子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啊——(笑)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 VOW就作为VOW挺好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也不差我这一个了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很理解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因为本职到底还是报道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对对,因为我是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实际,在街上看到奇怪的牌匾之类的,

         也会忍不住拍下来的,

         但要是放在书里,

         那别的照片也容易被误解成VOW的东西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我暂且封印掉类似VOW的东西,

         这么过来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阿尼桑是会放的是吧?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会放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阿尼桑即使被当成VOW也没什么吗?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那是啊。我自己嘛,也属于VOW世代了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——(笑)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就直接昭示说,VOW要素也包含在内哦,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上没什么特别的讲究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唔,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啊,不过,稍微有一点点讲究的地方是说,

         比起印刷出来的东西,

         我倾向于尽量放那种手写的东西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诶、?怎么讲?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觉得手写的那些不伦不类的半吊子东西更有意思,

         而不是书或报纸的错别字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比如....像这个,这不手写的嘛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唔,唔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,能看出那个人的性格的,

         更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部分这种特别烂的涂鸦之类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在街上我总是在找。

         像这个,很过分吧?

         「鬼」什么的,作为涂鸦来说,

         一般哪有人画这个的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我估计,是没什么好画的了,

         就画了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不过,若没什么好画的话,

         那就不应该画嘛。

         像这个,正常应该是先涂里面的颜色,

         最后画外面的轮廓线,

         他可能不知道,就弄反了,

         结果是乱七八糟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(笑)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(笑)

 
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到这个更不像话了,

         估计本来是想画「DREAM」

         结果还是一半....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好可惜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我挺喜欢这些东西的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像这个,估计是暴走族,

 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还没习惯这种画法,

         也可能是第一次画,这种感觉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听你这么一说,

         感觉你对没什么经验的画手,

         有种轻微的爱情呢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是这样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哦,对犯错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 是会有种爱情的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要这么说的话,这不也算是报道么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也算作报道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是算作呢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,是吗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我有同感,对这样的视线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今天,

         我这是招待了两位报道摄影家呀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(笑)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两位报道摄影家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,是不可以说是

         「新的报道的形式」呢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是的。是报道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是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哎呀,这个我真是没想到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不过确实,就是这么回事啊。

 

 

 

第6回 尴尬

 

糸井:

    这张啦啦队女孩的照片,

    挺奇妙感觉挺有味道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,这个,好可爱。

 


 

阿尼:

    是吗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虽然挺暗的,

    但感觉好明亮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哈哈哈哈。

 


 

阿尼:

    那啥。

    去看棒球的时候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那个,比赛途中,

    出来跳舞的人。

 

梅:

    对对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这是大概去跳第7次直前的时候。

 

梅:

    为啥你也在那地方呢?

 

阿尼:

    去厕所的时候,

    刚好排在那儿等着上场呢。

 

梅:

    好——厉害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怎么说,这种,漫不经心的感觉,很好啊。

    漂亮的程度,细腰的程度,

    都刚刚好,亲近可人的恰到好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梅:

    嗯。特别好,真的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,我觉得很好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啊,果然?

 

梅:

    是的。眼睛都直了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话说,阿尼桑的照片里面

    不怎么出现这样的「他人」呢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是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梅酱的摄影集里倒净是「他人」。

 

梅:

    诶?这本书里,

    没有「他人」吗?

 

阿尼:

    有是有啊。小孩之类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要拍大人的「他人」是很不容易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是啊。

 

梅:

    唔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需要胆量(度胸)。

    就说这张啦啦队女孩的照片,

    虽说对方是自愿配合拍摄,

    但毕竟是他人,

    拍的时候还是会有轻微的紧张的吧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是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换个角度再来一张——

    这种做不到的吧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是啊。拍不了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我估计,咱们这边这位,梅老师啊,

    是抱定觉悟要拍上好几张的呢。

 

梅:

    也没,也不是这样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啊,也不是这样吗。

 

梅:

    一张的时候更多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嗬——。那样的话那也挺厉害啊。

 

梅:

    尤其是『うめめ』的照片,

    基本都是一张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那,甚至可以说是吓人了。

 

梅:

    就感觉,照片吧,拍的时候,

    感到尴尬(気まずい)的时候居多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「尴尬」。

 

梅:

    对。不觉得尴尬吗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「尴尬」,出现新关键词了呢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梅:

    要是拍太多张,会尴尬的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哎呀,我们的话肯定会尴尬,

    但一直以为专业的人会不一样。

    以为就算尴尬,要拍起来,

    也要拍个五张六张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是那样的啊。我估计,确实是那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,我,可能不是专业的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那,梅老师,一直总是一张?

 

梅:

    也有不是一张的时候,

    但一张或两张,比较多。

    场面变得尴尬,我不喜欢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明白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所站的不是摄影家的立场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对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我们一直以为,摄影家是不会尴尬的啊,

    所以才是专业的啊,之类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有没有可能对「尴尬」变钝感一些呢。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的话,对「尴尬」还是感到害怕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梅老师的情况是,虽然嘴上说着尴尬尴尬,

    但总有对方主动来配合拍照的呢。

 

梅:

    啊,就像你说的那样,

    对方主动来配合拍照的时候,

    为了对方的配合,快门我也不会轻了按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也是对对方的礼貌和回报。

 

梅:

    是的。然后,反过来,

    有时候不按快门反而尴尬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阿尼桑的情况呢,

    「尴尬」怎么解决呢?

    会放弃拍摄吗。

    比如,拉拉队女孩,

    是在那样的情形之下,

    拍的一方被拍的一方可能都不会尴尬,

    但如果只是单纯的遇上七个女孩并排站在一起,

    让你觉得「真不错啊」,这样的,拍不了的吧?

 

阿尼:

    拍不了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素人是这样的哦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我觉得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,嗯,

    如果是极其想把那个场面拍下来的话,

    我是会说「请让我拍张照」的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啊啊,是吗。

    梅老师,您平时会说的吗?

 

梅:

    没有,梅老师,好像没说过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啊,真假?

 

梅:

    真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「啊,shutter chance!」

    「咔嚓!」就这样?

 

梅:

    嗯。如果那么想了,拍了,

    对方「诶!」的话,

    我就「呀,不小心给拍下来了」类似这种感觉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嘿——这样啊——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可能因为相机大。

 

梅:

    然后,拍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,

    区别感觉也挺大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原来如此——。

 

 

(中略)

 

 

 

第8回 他人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拍照时,

         如何对待「他人」,

         怎么拍,果然是个很重要的点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嗯,嗯。

 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是「他人」,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拍起来很吓人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意义上说,

         有个叫Eric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 已经超越了「他人」的可怕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(笑)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是谁啊?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以前也在「ほぼ日」介绍过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在中国拍这种照片的人。

 


 


 
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嘿———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啊,在某种意义上说,是暴力摄影家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好厉害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拍的人,全部是「他人」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要在日本是够呛吧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估计是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 真要这么拍,能不能拍呢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他拍这些的时候肯定是想着

         「就算被打也无所谓了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好像真有过差点被打的时候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哈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然后,这个,不是自动对焦的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不是啪的一下拍完就跑,

         而是大照相机一张一张的,拍。

 
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好厉害啊——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有北京奥利匹克的标志,

         说明是最近的中国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要见到本人,肯定是个大块头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这方面也挺重要的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意义上说,

         梅酱可能可以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没有....虽说可能是可以的....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不愿意?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也不是不愿意,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话,对我来说

         「被拍的对方是否不愿意」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  是个挺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比起害怕,首先会挡在这个问题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——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无论有多有趣,

         也不愿意彼此的关系变成对方不情不愿的关系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对,对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照片上的拍到的都是些神情严峻的脸,

         中国的这些普通的人们,

         肯定是不情愿被拍下来的啊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别说情愿了,

         基本都是生气的状态嘛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是抱着那种觉悟拍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到底还是很厉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说起日本搞摄影的年轻人,

         说「请您过目我的照片」那种拿过来给我看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基本都是在国外拍的,
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拍人也都是老人或小孩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且很多从后面拍的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——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然后我就很想跟他们说,

         你们啊,先从那个世界跳出来一回再说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啊——(笑)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我倒是也明白他们拍不了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我想你至少得有你自己的努力方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然后,出现了梅佳代这么个人,

         就想

         「你看,这孩子不就在做这么厉害的事情么」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啊——,是啊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如何去拍「他人」这一点,

 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点上能看出这个人的觉悟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,可能确实是。

 
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意义上说,

         『じいちゃんさま(爷爷大人)』不是拍他人的摄影集,

         跟另外两册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,看的时候,

         完全是更轻松。我们读者是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——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既没有配合,也没有尴尬吧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嗯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,在老家?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是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哎呀,老家的感觉很厉害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就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亲戚阿姨,都生我的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说,先把房间整理干净了再拍照。

 

阿尼:

         啊啊——(笑)。

         吃寿喜烧那些,

         真不错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穷相。

 

糸井:

         能听见声音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种能听见声音的东西,

         就不是「他人」了。

 

梅:

         对。不是「他人」。

 

 

 

(后略)

 

 

 

2009.5

 

 

 

原文

http://www.1101.com/bringthenoise/index.html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译选影摄本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